巨白菜

Shoot4ever!

【翻译】【希寡】Who's da boss?/谁说了算?

作者:CrazyBucket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486071/chapters/17014197?show_comments=true&view_full_work=false#comment_69271675

配对:Maria Hill/Natasha Romanov

分级:G

特殊题材警告: 

授权:

======


概要:

Natasha和Maria的外勤任务。无虐,无夸张的受伤。


正文:

那是一次很艰巨的任务。计划中的每一件事都出了差错,使得Natasha和Maria得在战斗中找出离开的方法。她们仍需要取回情报,但是她们迷路了,并且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外面等着她们。Natasha间谍模式全开,开始制定计划:

“首先我们找到第一部门*,你掩护我从服务器拷贝情报,然后我们打扮成他们的人的样子离开。”

Maria想反驳,但是当Natasha说完就开始向敌人射击,所以她决定行动比与Natasha争论更重要。她们采取策略跑开,并且得到了情报。但是当她们正激动时,有人发现了她们。

“Hill,留在这,我去解决这些人。”Nat基本上是咆哮着对她说。

Maria完全忽视了Natasha让她做的事,她跟在Natasha后面穿过走廊。当她们到了一个敌人要远远多过Natasha的两把枪可以解决的数量的房间时,事情变得非常棘手。

“我就知道这会发生。”Maria跟着Natasha,迅速地拿起枪射击。

Hill成功地让很多人因两眼间多了一个弹孔而死亡。没有什么事黑寡妇自己不能做的,但是鉴于对于Natasha来说,和Maria一起搭档非常不寻常,这确实让她有一点惊喜。

经历了很多射击和打斗后,她们带着几处小伤,来到了集合点准备撤离。

“这比我希望的有趣多了。”Natasha看向Maria,说,“我真的没想到他们会带来这么多困难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。”Maria补充道,“但是我们成功了。”

“多亏了你。”

“我认为我们做得都很好。”Maria说,给Nat投去一个小小的微笑。

她们等着昆式战斗机,因为仅仅是坐在那一动不动而感到很舒服。当战斗机到达时,Nat拿着她的东西站起来。她刚刚要走时,Maria叫住了她:

“哦,Romanoff?”Hill完全改变了她的语气,回到那个她工作时的冰雪女王范。

“是的,指挥官?”Natasha马上注意到了对方语气的改变,问道。

“不要告诉我该做什么,除非是我们两个在床上。“Maria对她说,仍旧用的她最专业的声音。Natasha坏笑。

“完全了解,长官。”红发回答道,然后离开了。


======

*:原文是“we find the first sector”,并不知道这个“first sector”是什么东西,有没有哪一位小伙伴可以告诉我(ಥ _ ಥ)


注:

第一次翻文,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指教ORZ!

【肖根】呼唤

  “Sameen……Sameen……”

  她带着颤音叫你的名字,就像你无数次听过的那样。

******

  

  当Reese向你轻轻地摇头时,你意识到了一切。

  那一瞬间,你感觉自己心脏的细胞猛烈地相互碰撞,产生巨大的能量,爆炸的巨响让你暂时失聪、眼前模糊一片,也令你的胸口被炸出了一个贯穿的大洞。

  风灌进那个洞里,呼呼地;也顺着缺口钻进了你的身体,随着血液流满全身,钻出来时带走了所有温度。

  身体因为寒冷而麻木,你感觉不到自己的躯干,好似一个困在这里的魂魄。

  然而风还在吹,下一刻,连你的灵魂都被吹散了。

  

  你眨眨眼,世界还是之前的那个世界。

  警卫们吵得刺耳,像是本应平坦的道路上不断冒出的荆棘。Reese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,远处的灯光红蓝交替打在他的脸上。

  没有风。

  “我们得去找Finch。”你听见自己这样说。

  那时你突然无比确定:这场战争如此激烈,不久你也会死去。

  

******

  “Sameen……Sameen……Stay with me……Sameen……”

  你在她的声音中猛然惊醒,随即被大火的浓烟呛得咳嗽了几声。鲜血从大腿和身侧汩汩地涌出,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具尸体。

  你的身上伏着一个人,你知道那是Reese。

  你挣扎着推开Reese人坐起,他口鼻都是血,早已没了呼吸。

  “我很抱歉,Sameen。”说。

  “闭嘴!”你咬着牙,撕下袖子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止血,又撕开衣角捂住口鼻,在的指挥下颤颤巍巍地走出了火场。

  你留下了Reese,你知道自己带不走他。

  

  彼时Finch已经丧命在撒玛利亚特工的枪下,但他写的病毒植入了邪恶AI的核心代码,撒玛利亚人被彻底摧毁。同时丧命的还有Fusco,他为保护Finch而死。

  Reese在和你被撒玛利亚余党的包围下引爆了炸弹,他又伏在你身上保护了你。

  爆炸引起的大火烧尽了撒玛利亚人的一切。

  

  你从来没想到,最后自己会被留了下来——唯有自己被留了下来。

  还有Bear。

  

  Finch的Grace还在意大利好好地生活,Reese的心理医生开始了新的恋情,Fusco的儿子被姑妈接了去。

  你重新拾回你们的工作,救救无关号码,或者把加害者丢给警察,有时也会处理一些相关号码,和你耳里的声音一起。

  的话很多,会在你受伤的时候说一些肉麻的话,会在你故意走进阴影地区时闹小情绪,也会在你任务需要和号码调情的时候或者在没有任务时给了Bear全部注意力而讲几句酸话。

  你有时会楞上不到一秒的时间,有时会翻个白眼,有时也会回嘴。

  知道你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对着镜子摸摸胸口,因为你总是觉得那里有一个大洞,目光所及的实体只是幻觉。当你摸到实物,也能真真确确地感受到胸腔里的心跳,你才开始了这一天。

  

  Bear是五年后死的,年迈的马里努阿犬在经历了几个月癌症的病痛后还是离开了人世。

  两个月后的夜晚,你端了一个军火商的老窝却也身中了三枪,带着哭腔告诉你最近的车在哪,最近的诊所怎么走。

  你撬开车门,弯下身想借着不甚明亮的路灯点燃火线,却因为失血过多而一头栽在了座位上。

  力气和体温随着血液流失,眼前昏暗无光。

  “Sameen……Sameen……Stay with me……Please,Sameen……”带着颤音叫你的名字。

  你轻轻地笑了,然后永远地闭上了眼。

======

  看完510的时候有的脑洞,最近都在外面实习今天才有时间把它码出来。笔力不够(或者说完全没有,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来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bigcabbage/184128058
点击预览

【教父】(黑手党AU,ooc)

  人生第一次写长评,并不知道什么才算作“长评”,而且在决定写长评之前就意识到很困难,才第四章,剧情刚刚展开,很多事情都不明晰,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。然而我还是要写了,为了催更XD。我想想也是有东西可以写的,一些更宏观的、不那么具体化的东西。

  希寡的药本就不多,Tag下可能一天都不会有更新,晚上躺在床上我会把以前的药一遍遍地翻着看,特别是厨的文。喜欢厨的文。恰到好处的修辞与描述不显矫情,精致迷人的脑洞让人欲罢不能;文字被手机屏幕的光亮笼罩,每每读完,都感觉有一抔清冽的水静静流过那颗名为“希寡”的迷妹心。

  并没有看过《教父》,只听说是很有名的黑帮文。看走向是寡姐和副局最终走向对立。厨说,这个脑洞是来源于一句歌词:“红尘万里风云剧变赴苍龙/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/看尽桑田沧海当时的离别太匆匆/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”。现在两个年轻人彼此信任,我相信副局“放心,我就是你的防弹衣”也是出自真心。然而我们知道她们必然会站在对立面。我不知道她们现在的感情是不是爱情,我觉得更多的是不可言说的羁绊。然而在前十几年安稳悠闲都不能谈一场恋爱,那么今后我也不会奢望两只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了。有时候我也会担心啊,在当年甜蜜的小日子都没有能够思考自己的情感,现在的困境又有什么心思来整理两人的感情。后文的发展无从可知,但我觉得,当两人真真切切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时,也是更大变故来临的时候,也是大虐侵袭的时候。不过一切都是我猜测。也有可能,就是在现在的困境中,让彼此更能体会到对方的可贵。

  现在文中矛盾已显,我也隐隐闻到了虐的气息,飓风将来,暴雨将至,我不知道文中的两个年轻人在这样波谲云诡的环境中会发生什么,然而我想一定是充满矛盾与张力的情节。副局的忠犬从小体现,究竟是什么让两人走向敌对?误会与教唆、挣扎与背叛,没有任何犹豫可以把后背完全交托的人用枪口指着你的时候,石破天惊碎人心。这让我也想起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的《在沉默许久之后开口》,它的最后一句是这样的“年轻时,我们彼此爱过,却又懵懂不知。”错过、过错。不过厨说最后是HE,让我把心放回了肚子里。中间怎么虐都好,无论是虐身还是虐心,煎熬或憎恨,折磨或报复,只要最后能在一起,所有的幸与不幸,在遥远的将来都会被时间磨洗,留下的只有眼前的珍惜。兜兜转转又几许,一次错过,一生珍守。希望寡姐和副局最后能幸幸福福地在一起。

  重看前面的章节,第一章,寡姐还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儿,什么都不太懂;副局是一贯的沉稳内敛,小心谨慎。寡姐对副局的挂念与关怀,让人觉得她们之间就是爱情了,可是说是亲情又未尝不可。然而这一句“娜塔莎的绿眼睛幽幽地盯着眼前人看了一会儿”,看着文字想象画面,总觉得寡姐下一秒就要表白了似的。她们总是在亲人与爱人的边缘上徘徊,让人分不清她们之间究竟是单纯的亲情还是爱情。第二章,四年之后,寡姐意气张扬,却还是带着些天真,少了些狠辣;副局越发沉稳,两人的感情倒是没有太大进展XD。第三章,“我不会变成他那种人的,我们俩在一起才能干出一番成就。”感觉这是不变的定律,剧情一定会向寡姐说的相反的地方发展,每每看到这里时,都会觉得心中荒凉一片。卤蛋挂掉了,剧情从这里展开。寡姐从这一刻长大,两个人将要面对无尽的磨难。不过这一章,肖根也上线了XD。第四章,隐隐暗示着之后的走向。腥风血雨来临,只望希寡能不忘初心,成为彼此的幸福。


<!--百合厨SAM-->:

第四章  新王登基(下)

  “Nat.”希尔轻轻地敲了敲娜塔莎的卧室门。她才刚刚送走了所有的头目,那些老狐狸们争先恐后地托她安排明日与教父的会面,旁敲侧击地打听着女孩儿的心思。安布罗基奥站在一旁的角落里,看着被秃鹫们尽数散去,才最后走过来,笑着看着她说:

  “看来明天有的忙的了,”他说:“那我就不给你们添负担了。劳烦您给教父带一句话,就说安布罗基奥这里一切照旧。”

  然后他也离开了。希尔看着终于空掉了的客厅,克莱门萨正使唤着弗兰西丝卡拿来足够的清洁剂和漂白剂。“看来明天要换地毯了。”她想着,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这一天终于快要结束了。

  希尔又等了一会儿,门虚掩着,能听到哗哗的水声从里间传来。她犹豫片刻,还是不放心地走进去,小心翼翼地推开洗手间的门:娜塔莎正站在镜前,光着脚,眼睛鼻头都红红的。原本披肩的长发被她参差不齐地剪到了耳根,火红色地躺在陶瓷洗手池里,如同一池血液

  “…Nat?”年轻军师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很轻声地叫了她一下。这一下将女孩儿惊醒了过来,猛地抬起头,看着镜中的希尔。

  “溅在上面的血洗不掉了。”她吸了吸鼻子,哑哑地说。

  希尔沉默了。她想要安慰娜塔莎,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但是此时,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将来该要何去何从,她没有那个自信去安慰,只能默默地靠在冰冷的墙壁,担忧地看着她。

  小教父叹了一口气,依然双手撑着洗手池的两边,低低地问:“人都走了?”

  “都走了,我将上午的时间空了出来,恐怕塔塔基利亚家族要来造访。”

  娜塔莎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那是必然的,他们应该已经想好了所要的赔偿。”

  “中国人那边呢?”她又问。

  “已经打点妥当。”

  “谢谢。”小教父轻声地说。她转过身来,看着身后的人:“约翰今天提起了会议的事,我请求他同去。”

  希尔明白这肯定是在自己出去的时候说的,有些小小的不快,感觉自己被排除了出去。本来按照家族规矩,当新教父接任的时候,他的军师也就自然顶替掉了之前的军师。可是像娜塔莎这般倚重老军师,就无异于将自己摆在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上。她忽然想起安布罗基奥的话,心中不由地升腾起一丝寒意。不过她知道娜塔莎既然告诉了自己,那就必然有她的理由,因此当下也没说什么,只是示意她继续。

  “玛利亚,”女孩儿直起身来,朝她走过去,两只猫一般的绿眼睛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看着希尔:“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能信任的人了。”她说,“有人背叛了家族,我需要你做我的影子,在几个老头子不注意的地方行事。我们要织一张大网,将对家族不利的人一网打尽。”

  女人顿时明白了过来,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:“你觉得是大伯父?”

  年轻教父摇了摇头,“现在还不好说。但是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的话,父亲葬礼那日我们就会见分晓了。”她尚且稚嫩的脸庞在洗手池的灯光下显现出阴影,看起来格外地阴沉、冷峻。一瞬间希尔仿佛看到了往日的尼克弗瑞教父。

  “对了,那个孩子,我叫巴蒂斯塔放了他。”她忽然想起这件事来。红发的女人脸上显露出难过的神情,知道是自己让那个孩子成了没有父亲的可怜儿,却又有些许的安慰。她苦笑了一下,将头埋在女人的肩膀上:“谢谢你,玛利亚,让我感觉好受了一点。”

  “嗯。”高个子的女人点点头,“快点休息吧,明天又是艰苦的一天。”

  “嗯…”女孩儿闷闷地答应了一句,却还捏着她的手不放,“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陪我?”

  “好的。”希尔搂住她,轻声说。

【求助】老福特有办法跳页咩?

把前面“肖根”tag底下的文都看得差不多了,谁知道怎么能跳到后面去看啊?每次翻翻翻都要翻好久~


自制  甜甜甜!!!

第一次剪视频,自己都不忍直视(捂脸)~~~

大致讲的是锤锤回来以后,去地铁站却发现大家都不在,所以踏上了漫漫寻妻(夫?)路。找了一路,回忆了一路,从晚上找到早上,最后终于在最初分开的地方和小天使相遇了。看到“end”的时候,请勿“×”,后面还有番外哒~